杏鑫   关于杏鑫   新闻资讯   体育赛事   平台互动
当前位置:杏鑫 > 体育赛事 > 详情
体育赛事列表

迈克尔·乔丹纪录片揭秘:1984年曾拒签耐克,只因最爱阿迪达斯

时间:2020-05-13 19:09来源:http://www.hhfkfLy.com 作者:杏鑫 点击:

乔丹回忆,“我们去了那场我并不想参加的会议,耐克给我开出很高的价格。我父亲说,这么大的合同傻子才不签,没有比这更好的合同了。”

随即,耐克直接将年薪大幅度提升至25万美元,表现出满满的诚意。

不过,1980年代,耐克最大的业务是田径鞋,在篮球界名声一般。因此,即使面对充满诱惑力的报价有些心动,乔丹起初并不乐意和耐克签约。

母亲德洛丽丝·乔丹说,“你必须听我的话,你可能不爱听,但是你一定要听。”

随后,大卫·法尔克的主要任务是帮他寻找球鞋赞助商。他最早先带着乔丹去跟当时的NBA官方赞助商匡威品牌进行商谈,1980年代的匡威仍是美国篮球鞋市场的霸主。

阿迪达斯甚至没有给出具体的报价。

由于匡威拥有“魔术师”约翰逊、“J博士”朱利叶斯·欧文、伯纳德·金和拉里·伯德等球星,他们对于乔丹这名新秀并不上心,只提供了一份每年10万美元的球鞋合同,并明确表示乔丹无法成为品牌头牌。

法尔克说,“我和耐克谈判时对他们说,你们是个小公司,如果想签约乔丹,必须推出签名鞋系列。耐克刚推出跑鞋科技,叫Air Sole气垫。很显然,乔丹就是在空中打球。我说有了,我们就叫他Air Jordan。”

在这一集里面,乔丹透露了更多幕后故事。

在这场商谈中,大卫·法尔克还促成Air Jordan的诞生。

这一幕,让不少球迷的泪目。

同样受到关注的还有,与耐克合作35年后,迈克尔·乔丹在采访环节中直言不讳,揭开自己当年从排斥到签约耐克的一些细节。

迈克尔·乔丹回答:“那就是阿迪达斯,我真的一直想跟他们签约,哪怕他们跟进一点报价我就会选择,但很遗憾,最终我签约了耐克,就是这样。”

众所周知,1984年,21岁的迈克尔·乔丹刚离开北卡大学,并在NBA选秀中被芝加哥公牛队选中。随后,耐克签下乔丹成为篮球领域的头牌。

乔丹心心念念着阿迪达斯,后者是他从小到大最喜欢的球鞋品牌,“我喜欢湖人,喜欢马奎斯·约翰逊,所以喜欢阿迪达斯,我喜欢阿迪达斯球鞋。”

耐克公司有一位球探名叫桑尼·瓦卡罗,他正好是乔丹大学教练迪恩·史密斯的好友。当瓦卡洛看过乔丹在场上的表现后,认为这个小伙子蕴藏着巨大的商业价值,并建议耐克全力签下这名新秀。

与此同时,耐克公司亦提出条件,乔丹必须三年内完成最佳新秀、入选全明星和场均拿到20分等成绩,否则耐克有权终止合同。最终,这位篮球之神提前实现这些目标。

在当时,与阿迪达斯和匡威等老牌相比,创立于1970年代的耐克只是一个新鲜的品牌,其知名度远远不能媲美当下。

错失迈克尔·乔丹的阿迪达斯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耐克和乔丹构建起的商业帝国。

耐克高管霍华德·怀特在纪录片中回忆道,“当时签下最好的球员代言只需要10万美元,而我们给乔丹开出25万美元。要付这么多钱给一个什么成绩都没得到的新秀?大家当时想,我们一定是疯了。”

乔丹反驳,“妈妈,我不想听。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明天我肯定不去耐克。”

他甚至拿着耐克的合约主动去跟阿迪达斯谈判,只要后者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匹配耐克条款,他会立即签约。

这是大多数人所知道的故事,但在这看似圆满的合作背后,迈克尔·乔丹似乎心存遗憾,耐克实际上不是他对于赞助商品牌的第一选择。

在俄勒冈州耐克总部,乔丹一家受到热烈欢迎。为了说服乔丹,耐克公司甚至制作了一个篮球短片,希望打动他们。

耐克球探桑尼·瓦卡罗同样出现在双方的谈判现场,他说,当时只有耐克公司愿意全力支持这位球员,承诺为他推出签名鞋。此外,乔丹方面可以获得产品销售分成。

如今,作为篮球鞋市场巨头,Jordan品牌每年的销售额超过30亿美元,并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营收首次迈入10亿美元俱乐部。

好在,德洛丽丝·乔丹最终还是说服儿子上飞机。她说,“迈克尔,你必须给耐克一个机会,去听听耐克怎么说。”

即将前往耐克总部参观和商谈之时,这位小伙子甚至不肯上飞机。法尔克无奈之下,只好动用乔丹父母的关系,让他们给儿子施压。

在《最后之舞》中,乔丹第一位经纪人大卫·法尔克回忆,“我第一次见乔丹是在1984年,当时去了北卡,和他家人聊天。”

从1985年正式推出第一双Air Jordan至今,Air Jordan系列已经走过35个年头。乔丹签名战靴时至今日依然备受球迷的热捧,成为耐克占领市场的一张王牌。

记者 | 罗盈盈

 

图片来源:IC photo乔丹个人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截图乔丹个人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截图乔丹个人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截图乔丹个人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截图

《福布斯》最新公布的2019年球鞋合同收入榜中,迈克尔·乔丹以1.3亿美元高居第一。勒布朗·詹姆斯在这份榜单中位列第二,他的球鞋年收入是3200万美元。

球鞋转售平台StockX公布的2019年市场报告显示,作为多年来球鞋收藏界的头牌,耐克旗下子品牌Jordan占据最高的二手运动鞋市场份额,毫无悬念地排在销售榜的第一位。

Cowen&Co分析师约翰·克南(John Kernan)认为,“Jordan品牌正在扩展为一种生活方式,它的商业价值远远超出其30亿美元的营业额。”

然而,事与愿违。当时,阿迪达斯将专注力主要放在欧洲市场,没打算在美国篮球市场投入太多资源,毕竟当时NBA的商业价值和今天不可同日而语。

片头先是致敬不久前离世的巨星科比·布莱恩特。片中,科比还身穿一件红色卫衣,讲述他在电视上看着乔丹的比赛长大,乔丹就像自己的大哥,没有他,就不会有自己的五个总冠军。

这意味着,每10双二手球鞋交易中,至少两三双是Air Jordan 1系列产品。

这是乔丹个人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(The Last Dance)第五集的对话,受到外界的诸多关注。

除此之外,经纪人大卫·法尔克回忆称,“阿迪达斯当时有些低迷,他们跟我说,品牌愿意签下乔丹,但没办法专门推出一款专属球鞋。”

即便如此,乔丹依然不愿意接受耐克。

从职业生涯最后一次穿上自己的标志性球鞋至今,Jordan品牌出售的Air Jordan系列球鞋,比所有现役NBA球员的签名鞋销售量还要多。

“你有想签约的球鞋品牌吗?”

从具体产品来看,篮球飞人迈克尔·乔丹的品牌球鞋同样占据榜首——经典款Air Jordan 1在StockX平台的整体市场份额高达23%,平均转售价格为260美元(约合人民币1783元)。

耐克高管霍华德·怀特表示,双方签约之时,他们的目标是第四年能够卖出300万美元的乔丹相关产品。令人意外的是,合作第一年,耐克已经卖出1.26亿美元的球鞋,乔丹的吸金能力远超合同金额。

Powered by 杏鑫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百度 版权所有